当前位置:精肯展览(上海)有限公司两性害怕你怀孕的男人不值得付出
害怕你怀孕的男人不值得付出
2022-11-23

逃离无爱的家

我是个渴望结婚,并正在竭尽全力往结婚方向努力的女人。我也曾经遇到过一些看起来优秀的男人,但最终都是无疾而终。我对任何人都说因为不合适,但面对自己,我找不到理由,也许我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,我想要的似乎永远都在别处。

害怕你怀孕的男人不值得付出

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从北方的一个村庄出来了。那一天是我母亲过世3周年的忌日,我的继母不愿意再供我读书,我哭着求父亲,再有一年我就高三了,上了大学我决不花父亲一分钱。但父亲埋着头,沉默着,继母在外面大喊大叫。后来我放弃了努力。那天夜里,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跟一个同学借了点钱,在父亲还处于酣眠中时,悄悄离开了家。

我走了很远的山路才到镇上。后来在汽车站,我听到了很多人关于到南方打工的事,说是可以挣很多的钱。我心动了。

办公室的地下恋情

我们在一个大清早到的深圳,那个城市正处于一种极度膨胀的建设热潮中。我很快也就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找到了一份售楼的工作。那个时候,城市在我的印象中充满着神奇,我甚至没接触过电话,却突然间在这样的高楼里上班,这种兴奋使我在很长的时间里忘记了父亲给我的伤痛。

在那楼里上了一年班。有一天,公司突然把我调到了总经理办公室,后来就成了经理的秘书,再后来,又变成了经理的情人。这个过程好像也没费太多的周折,几年下来,我似乎是融入那个城市了,从身体到观念。经理张军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我觉得自己后来的确是爱了他的。当年,在工作的间隙,我自费在一所大学念金融专业,钱都是他掏的。

我每晚去学校听课,无论多忙,他都会赶去接我。我有过很深的感动,以为这就是爱情。我知道他有妻儿,我也清楚地明白他不可能离婚,但我那时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,爱是自母亲去世后我最缺失的,而张军的爱融合着父亲的那一部分。我紧紧地想把它攥在手里。

后来我怀了孕。当我兴奋地将这个消息告诉张军时,他竟然很沉重地瘫坐在了沙发上。这个场景至今想起来还是那么刺人。我的自尊在那时很强烈地占了上风。我告诉他只是开个玩笑。他的神情缓和了些,说:你把我吓坏了。

第二天,我去药店买了药,我得自行处理这个事情。那天的情景至今想起都还有些后怕。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,路也走不了,但我必得挣扎着到卫生间去,我不想让同屋的舍友知道。但我后来摔了,当时发出的叫喊声是极其恐惧的,有一种被撕裂被剜剐又极其压抑的痛苦。

我看到了自己下身的血,地上和我的睡衣上沾满了血腥的污物。我这一摔还是把舍友惊醒了,她把房间里所有的大小毛巾都翻出来为我擦身,然后又背着我上了车……后来的很多事我都不知道了。

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抱着舍友就哭了。我决定离开公司,彻底地退出张军的视线。

(责任编辑:zxwq)